宇宙。🍑

宇宙廢柴。

為什麼沒有一鍵清空lof的選項呢…唉算了,我永遠喜歡薑餅人!

一个底特律人物印象前后表。
到后期我已经完全忘记警官的存在了,就当他是故事背后的男人吧。

负伤。卡雷。ooc。

卡米尔拿着备好的药品,敲了敲门。

“进来。”

屋内的人用着略微沙哑的嗓音应道。


雷狮正靠在沙发上,血液染红了他的外套——虽然那外套也被他扔在地面上。他的黑色紧身衣被向上撩拨到没过胸口的位置,露出腹部的伤口。他仰着头,皱着眉头,喉咙里的结痂让他无法说出太过完整的话,双臂耷拉在沙发背上,如果忽视那呈现可怖扭曲模样的左臂的话,看起来倒像是他平时思考计划的模样。

卡米尔的目光触碰上雷狮腹部那狰狞的伤口上,微不可见地皱起了眉,眼中闪过一丝阴沉。他顺从地走过去,握住雷狮的左臂,稍稍一使力让那扭曲的形状恢复了正常。他蹲下身子,仔细处理着雷狮腹部的伤口,小心翼翼地盯着,不曾分心。雷狮压抑了喉间马上...

安雷的最后一个吻。

“——停下,雷狮。”

安迷修对正跨坐在他身上的人说,他正紧皱着眉梢,冷汗顺着他的额角滑落至下颌,再顺着他的脖颈曲线一直滑落到胸口,将白色的衬衫打湿。

雷狮从来不是喜欢说废话的人,他轻蔑地发出笑声,然后刻意用腿部使劲碰了碰安迷修腰间的伤口,还未彻底凝固的血液再一次溢出,更加染红了对方的衬衫。他满意的看着安迷修瞬间惨白的脸颊,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双唇,偶然擦过唇角那一已经结痂的点时,难免卷入了一些血液的气味。他从喉间发出明显愉悦的笑声,以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安迷修。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安迷修。”

雷狮的外衣正松松垮垮地搭在他的手臂上,露出黑色的紧身衣。他没有将那血迹斑斑的外衣拉上来——因为他的...

每一个人的想法:

“能懒过我自己的人只有我自己。”

遇到喜欢的太太很懒时:

“世界上怎么会有比我还懒的人!!求求您!!更新吧!!”

我喜欢的雷狮啊,他应是极度骄傲,极度自由的。

不会满脑子打架啥啥啥的,有属于自己的冷静,也有属于自己的桀骜。挡路的人不会给予他存活的任何机会,只要对于他来说有利益的东西,他是绝对会上去出手的。

满口鶸和脏话是什么玩意儿,哪来的乱七八糟同人二设。他之前是一个皇子,自然有着良好的素养教育——即使他对于那些不屑一顾。

不知道怎么说,大部分雷狮磨皮或者写出来都偏向狂酷霸拽,冷静这一方面有所欠缺。即使是身边有卡米尔这个智囊军师存在,他也不会放松任何警惕的。

但是他对卡米尔的好绝对不是为了利益,卡米尔的身世来讲,他是一个私生子,在皇室肯定不受待见,如果雷狮真的是为了利益而开始接近卡米尔的话,雷狮为...

安迷修啊…。

我喜欢和鹰隼一样的安迷修。

先是安迷修,再是骑士。先骑士再安迷修的你假人吧。不会软趴趴的,对骑士道的理解不深也不浅,“马”这种东西只会当成调侃一笑而过。是有很精明头脑的人,可以让人信赖。

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如果说雷狮是狼,那么安迷修就是鹰。

…可我遇不到,说这么多有什么用。现在对安迷修的理解无非都有自己的想法,还不如等官方出来再说。

我觉得你们凹凸一二都很厉害,一个长袖长裤还有围巾裹得和在冬天一样的人去赤焰山修武器,一个短袖短裤穿的和在夏天一样的人去寒冰湖修武器。

文手:为什么我不会画画。
画手:为什么我不会写文。

US!Sans x US!Frisk.

私设多,呱唧呱唧,ooc对不起。

私设Frisk蓝眼睛,Chara红眼睛。

Frisk和Chara都是小姑娘,有轻微的US!Papayrus x US!Chara和骨兄弟亲情向,太少不打tag了,丢脸。

吃我US!SF,US!PC安利。

-

“——因为我要加入皇家骑士团!”


愚蠢。

Frisk看了一眼那边那个矮个子的骷髅,在心底不屑的发出冷哼。至于她为什么不当面说出来,是因为坐在她对面的Papyrus无时不刻都保持着警惕,看起来就像随时做好了召唤出一骨头刺穿她身体的准备——嘿,别看他在那里吃着沾了蜂蜜的薯条就不曾在乎。

Papyrus吃下最后一口薯条,他拿起纸巾擦拭掉站在下...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