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糖糖糖糖糖。

吸原耽去了,再见。

我死了……………………大花花回来了!!!!
这句好苏呜呜呜呜……………预言一大堆同人图和名朋的花花的戏即将来临。
顺便再说一下(…)我跳坑了,凹凸和ut的不用fo我啦,粮产不产虽然看我心情但是十有八九不会产了。(…)

一个同人作者如果连ooc都不让人说了的话,那你画/写这对的初衷是什么?

ooc的确不可避免,每个人对角色/cp的理解不同,你可以有你的理解,我也可以有我的理解。但一个酷炫狂霸拽的人变成了软萌呆呆叛逆期姑娘家,你还不去改正,反而对那些来提醒你的人恶言恶语相对,下面全是一通无脑护。只接受夸奖却不接受反驳,自顾自地写着画着来满足自己,同时收获一大堆粉丝的夸赞。

那你就真的很厉害了。

乙女向。ooc。金铃索/越女剑。

带小姐姐玩,应该算乙女向吧。越女剑神可爱还是我唯一的姑娘。ooc致歉。

-

【金铃索】

此刻已是阳春三月,草木复苏,也正是那花开之际。

长期以来寻找剑冢成为了你的目标,可在旅途中的乐趣也是必不可少,你想借此机会来放松一下自己。

你走向湖边,却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金铃索的身影。金发乖巧地贴在他的脸上,时不时飘过的微风捋起他的发鬓,扫过脸颊。阳光顺着茂密树叶的缝隙一泻而下,照在他白皙的肌肤上。他正阖着眼,是在小憩。

你虽想要在这里安静地呆一会,但金铃索的睡眠很浅,更何况是小憩。你只能放下心中的遗憾,向后轻轻退了一步。

尽管你已经尽量在放轻脚步了,可似乎还是吵醒了他。

金铃索睁开那双有...

跟风,不知道有没有人改过(。)

真的是粉不是黑,没cp向。...

无差或者偏心ab就求求你不要打ba的tag了,我看着胃痛。

卡雷。ooc。私设多。

卡雷

不仅ooc还私设多,不爱看别看。

包含我自己对雷狮和卡米尔这对兄弟一方死亡时另一方作为的理解。

中间某一段雷狮对卡米尔所叙述的以我大姐的某篇对卡米尔看法的戏为基础,但进行了修改。已告知本人。理直气壮,名朋特别好看的那个大姐就是她。...

-


雷狮死了。


他的排名消失在排行榜上,如果是曾经,恐怕会有不少人吃惊讨论,谈论是谁让强势的雷狮海盗团老大化作齑粉,但也会在心里暗暗窃喜,排行榜上的对手又少了一个。

现在可没有多少人在意。

这里是凹凸大赛的最后时刻,无论是谁都明白,再怎么强大的对手迟早有一日也会死亡。他们带着死亡的觉悟来到这里,又带着不甘心与遗憾离开人世。...

负伤。卡雷。ooc。

卡米尔拿着备好的药品,敲了敲门。

“进来。”

屋内的人用着略微沙哑的嗓音应道。


雷狮正靠在沙发上,血液染红了他的外套——虽然那外套也被他扔在地面上。他的黑色紧身衣被向上撩拨到没过胸口的位置,露出腹部的伤口。他仰着头,皱着眉头,喉咙里的结痂让他无法说出太过完整的话,双臂耷拉在沙发背上,如果忽视那呈现可怖扭曲模样的左臂的话,看起来倒像是他平时思考计划的模样。

卡米尔的目光触碰上雷狮腹部那狰狞的伤口上,微不可见地皱起了眉,眼中闪过一丝阴沉。他顺从地走过去,握住雷狮的左臂,稍稍一使力让那扭曲的形状恢复了正常。他蹲下身子,仔细处理着雷狮腹部的伤口,小心翼翼地盯着,不曾分心。雷狮压抑了喉间马上...

安雷的最后一个吻。

“——停下,雷狮。”

安迷修对正跨坐在他身上的人说,他正紧皱着眉梢,冷汗顺着他的额角滑落至下颌,再顺着他的脖颈曲线一直滑落到胸口,将白色的衬衫打湿。

雷狮从来不是喜欢说废话的人,他轻蔑地发出笑声,然后刻意用腿部使劲碰了碰安迷修腰间的伤口,还未彻底凝固的血液再一次溢出,更加染红了对方的衬衫。他满意的看着安迷修瞬间惨白的脸颊,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双唇,偶然擦过唇角那一已经结痂的点时,难免卷入了一些血液的气味。他从喉间发出明显愉悦的笑声,以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安迷修。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安迷修。”

雷狮的外衣正松松垮垮地搭在他的手臂上,露出黑色的紧身衣。他没有将那血迹斑斑的外衣拉上来——因为他的...

每一个人的想法:

“能懒过我自己的人只有我自己。”

遇到喜欢的太太很懒时:

“世界上怎么会有比我还懒的人!!求求您!!更新吧!!”

我喜欢的雷狮啊,他应是极度骄傲,极度自由的。

不会满脑子打架啥啥啥的,有属于自己的冷静,也有属于自己的桀骜。挡路的人不会给予他存活的任何机会,只要对于他来说有利益的东西,他是绝对会上去出手的。

满口鶸和脏话是什么玩意儿,哪来的乱七八糟同人二设。他之前是一个皇子,自然有着良好的素养教育——即使他对于那些不屑一顾。

不知道怎么说,大部分雷狮磨皮或者写出来都偏向狂酷霸拽,冷静这一方面有所欠缺。即使是身边有卡米尔这个智囊军师存在,他也不会放松任何警惕的。

但是他对卡米尔的好绝对不是为了利益,卡米尔的身世来讲,他是一个私生子,在皇室肯定不受待见,如果雷狮真的是为了利益而开始接近卡米尔的话,雷狮为...

1/3